BlueWater

一切的终结都只是开始。

【峰巡】Because you live 上 (HE)

周巡已经有48个小时没合过眼了。

长丰支队在两天前接到了一起儿童失踪的报案,孩子名叫璐璐,女孩,今年才五岁,据前来报案的家属所说,在周一至周五孩子都是由外婆接送上下幼儿园,一直都好好的,直到有一天外婆打麻将错过了幼儿园的放学时间,晚到了半个小时左右,在幼儿园门口左等右等等不见孩子,询问班主任才得知孩子早就在刚放学的时候就离开幼儿园了,老人家一开始还以为是孩子的父母给接走了,一打电话才知道父母还在出差根本没去过幼儿园,这下子一家人才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着急忙慌的去公安局报了案。

中国每年登记在册的失踪儿童有差不多二十万人,而找回来的只有不到0.1%。

本来局里对这件案子的态度是按流程过一遍就算了,毕竟在这样偌大的一个城市里找一个还那么小的孩子无异于大海捞针,能找回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孩子的家长动用了在电视台的亲戚关系三番两次的带着人堵在支队门口,队里的人面对着整日举着长枪短炮堵在门口的记者,赶也不是,不赶也不是,刘长永首当其冲的做起了抛头露面的角色,在情绪激动的人群中斡旋了几次之后也撂挑子不干了,
“周巡!你作为支队队长就任由那些人在支队门口闹?你也不知道管管?”
“你怎么说话呢!我怎么没管了?这几天起早贪黑查这个案子的人是我周巡还是你刘长永?”
刘长永被噎了一下,小声嘟囔着:“起早贪黑的查也没见你查出啥来…”
“诶我说刘长永你最近是不是长能耐了?你再给我说一遍?”
刘长永看着拍桌而起的周巡,压了几天的脾气一下子也涌了上来正准备扯开嗓子和周巡来一场对骂,就听见有人敲了敲门,
“嚷嚷,就知道嚷嚷,全楼道都听得见。”
比起争的脸红脖子粗的俩人,关宏峰表现的异常平静,挥了挥手示意俩人都别再吵了,两三步上前递给了周巡一个文件夹,
“看看吧”
周巡接过文件夹翻了翻,刘长永在一边伸长了脖子也想看一看,被关宏峰拽了一下,
“大门都被堵得水泄不通了,还得麻烦你再出面去通一通”
“我也是个支队长!你没资格命令我!我也有权……”
“让你去通你就去通!哪儿那么多话啊,老关怎么就没权命令你了?这几天要不是老关在这儿帮着还破个屁案!还有,这儿就一个支队长,姓周不姓刘!”
刘长永一股气堵在嗓子里发不出来,憋得满脸通红,看看周巡又看看关宏峰,气冲冲的摔门走了。
“还学会摔门了,摔坏了门刚好换新的,钱也从他工资里扣!”
“行了,以后在队里少说脏话,影响不好。”
周巡意思意思笑了笑算答应了,重新坐回椅子上捋了把刘海开始低头翻文件,越往后翻周巡看得越慢,到最后干脆不看了,直接抬起头来,眉头微蹙,刚才脸上的笑已荡然无存,
“老关,你从哪弄来的这些?”
“你别管了,反正不犯法”
周巡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反复的缓慢的碾着一页纸的一角,盯着关宏峰似乎想从关宏峰的眼睛里找到答案。关宏峰也没有躲闪,慵懒的靠着椅背,翘着二郎腿,戴着黑色手套的手交叠搭在大腿上,搭在最上方的左手也时不时的轻轻拍打着放在下方的右手,大方的回应着周巡的视线。
“老关,这次是特殊时期,特殊情况,救人要紧。等案子结了,你最好一五一十清清楚楚的给我交代一下这些东西都是从哪儿来的。”
见关宏峰微微颔首,周巡才满意的收回了一些目光,
“那就走吧!去会会这孙子。”

周巡本来想带队直接去逮人,但是因为线索来源尚不明确,再加上怕打草惊蛇,只拎了个小汪一块儿先去探探情况。

虽然还没到放学的时间,xx小学门口却已经挤满了等候的学生家长,各式各样的汽车、电动车、自行车满满当当的排列在马路两侧。路过的行人无不侧目,了解原委后,却都报以宽容的一笑。

街边的一家快餐店里,周巡、关宏峰、小汪,三个人,六只眼睛,齐刷刷的盯着人头攒动的小学门前。已经坐了快半个小时了,三个人只每人点了一杯豆浆,周巡面前的豆浆只剩了个低,小汪则咬着吸管打发时间,关宏峰的豆浆连动都没动。收银的大妈不时好奇地看着这个奇怪的喝豆浆组合,再低头看看手里叠的整整齐齐的零钱,心想一定是有人欠了他们钱。

时针慢慢走向下午五点,大妈有点急了,再过一会,小学就该放学了,有不少家长都会带着孩子来这里吃点东西,这三个家伙在这里占着座位是要影响生意的。她正在犹豫该怎么让他们三个离开的时候,周巡忽然站起身一路小跑冲出了门外,身后紧跟着小汪,关宏峰则不慌不忙的喝了第一口也是唯一一口已经变得冰冷的豆浆拢了拢大衣才踏出门口。

看来最后那个是债主。大妈点点头表示对自己刚才想法的肯定。

周巡在等候的家长中挤来挤去,瞄准一个穿褐色皮衣的男子,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

男子回过头来,看到是周巡,脸上立刻露出一副看到了鬼似的表情。不等周巡开口,他就连连小声告饶“别在这儿,别在这儿成不?我儿子就快放学了。”

大妈刚刚收走那三个讨厌的客人留下的豆浆,就看见其中一个又拽着另一个满脸苦相的男子走了进来。大妈本能地问了一句“先生来点什么”,却被关宏峰毫不客气地一句“等会儿再说”草草打发掉。大妈撇撇嘴,一脸不高兴地回到收银台前。

周巡把男子按坐在椅子上,直截了当的问到:“璐璐在哪?”
“不知道啊。”男子目光游移,“周大队长不会自己去查?”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周巡一脚抵在桌沿上压低嗓音睥睨的看着对方,
“我是真不知道呀”男子左右环顾了一下快餐店,本就逼仄的空间,再加上一个关宏峰和一个小汪,把去路堵了个水泄不通,
“别想着跑,你和我说实话,我自然会让你走”周巡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蹬在桌沿上的腿用了点力,桌子动了动,
男子干笑几声,表情却更加紧张。
关宏峰不动声色的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照片是截自监控探头的画面,画面是这名男子在一个昏暗的小巷里和另一个人在交换着什么,照片已经做过技术处理,不难看清交换着的东西是一袋白粉和一摞人民币。“你要是想再也见不到你儿子,我们就继续耗着。”
男子的脸瞬间变成了紫红色,眼珠几乎要爆出眼眶,死死的盯着关宏峰手里的照片,刚举起双手准备站起来掐向关宏峰,周巡腿上一用劲,一脚就把桌子踹了过去,正顶在男子的胸口。周巡死死的踹住桌子,男子被顶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只得连连对着周巡作揖喊求饶。周巡给小汪使了个眼神,小汪迅速从衣袋里掏出记事本和笔扔到了男子面前,男子飞快的抓起笔在记事本上草草写了几个字后,周巡才收回腿,瞥了眼记事本上的字,又看了关宏峰一眼,关宏峰回了一个肯定的眼神,周巡的脸上才露出些许放松的神色,
“早交代不就没这事儿了么”周巡摘下挂在胸前的墨镜当镜子似的照了照,捋了下刘海,关宏峰掏出钱包给桌子上撂了三张百元大钞,甩了甩照片“今天的事,对谁都不许说,听清楚了吗?”
“是是是,听清楚了,不说不说,一定不说”男子仍然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却已从盛怒转变为了满脸堆笑。

男子在记事本上写的是一个废弃仓库的地址,周巡打电话给队里的技术部让他们查了一下,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关宏峰建议周巡先回队里,而周巡已经不愿意再等下去了,距离璐璐失踪已经超过了48个小时,再拖下去恐怕情况只会越变越糟,关宏峰拗不过周巡,只得答应先陪周巡去看看,让小汪暂回队里等待命令。

仓库位于二环外,地处城乡结合部,由于长期缺乏修葺而显得破败不堪。在加之各面墙上都用红漆涂着一个大大的拆字,让人忍不住想要避而远之。

周巡把车停在了一个弯道边,拐过这个弯道就是那栋仓库。周巡跳下车,让关宏峰在车里等着,自己掏出了手枪动作熟练的开保险,拉套筒,把子弹上膛后用另一只空出来的手拍了拍关宏峰的肩,关宏峰早已没了刚才在队里或在快餐店里那会儿时的气定神闲,脸色很苍白,
“老关,我没事儿,我就进去看一眼,听见枪声,你就赶紧通知小汪。”
“好。”
周巡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看了看关宏峰的状态,只点了下头,就迈开步子抄了个近路往仓库靠近。仓库周围早已长起了密密麻麻的荒草,脚踩上去刷拉刷拉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偶尔响起清脆的破裂声,估计是踩到了废旧的玻璃碴。每到这时,周巡就会驻足四顾,仔细倾听周围的声音。然而周围一片寂静,除了远处隐隐的犬吠之外再也听不到半点声息,周巡转过头,黑色的牧马人在荒草的遮掩中若隐若现,略带慌乱的心情得到了些许安慰。

周巡缓步绕到了仓库后面,那里有一座一米多高的室外平台,平台南侧是一扇铁门,一把大铁锁加于其上,周巡掂掂铁锁,感觉满手的锈蚀与冰冷。周巡环顾了一下四周,找到了一跟已经脱落大半的铁栏杆,踹了几脚给踹了下来,将铁栏杆插进两条锁臂里用力扭了几下,铁锁应声而开。

周巡躲在一边确认四周无人后才轻轻拉开铁门走了进去。

进入室内,周巡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十平方米左右的水泥房间里。没有窗户,四处散落着一些食品包装和酒瓶。房间对面是一扇木门,周巡走过去试探着拉了一下,木门吱吱呀呀的开了,一阵寒气扑面而来,前方似乎是更大的一片空间,正中间有一个长方形的大坑。旁边堆满了有两人高的纸箱。

走到大坑边,周巡伸着脖子往里看了一眼,看见坑底胡乱的堆放着一些草垫和被子似的东西,周巡心一横,抬脚跳了下去,皱着鼻子翻了翻,因为潮湿,草垫和被子都沉甸甸的,即使在如此的低温下仍然能闻到一阵阵刺鼻的味道。几分钟后,周巡挑起一块破烂不堪的布片,破布上仍有一些桃红色依稀可辨。这应该是一件衬衫,从尺寸上来看它的主人似乎身材娇小。

周巡三两下跳出大坑,咬了咬牙。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件衬衫应该就是璐璐的。​

正在周巡准备掏出手机通知车里的关宏峰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大坑对面一个敞着门的房间里传来,周巡举着枪挪到房间门口,过了一会儿声音更大了,紧接着从门框边探出了一个小女孩的头,周巡震惊的无以复加,正准备伸手去拉小女孩的时候一声清脆的破裂声在周巡身后响起,一个燃烧瓶撞在地上,火星溅到纸箱上,大火腾的在房间里烧起来。周巡往燃烧瓶飞过来的方向望去,浓烟和烈火中,一个人影若隐若现。周巡大呵了一声“谁?”,没人回应,只有不断的破裂声和一片片亮起的火光。

周巡有些慌了,急忙拽过女孩把女孩抱起来就往木门跑去,准备原路返回,刚跑了几步周巡就感到热浪袭人。简陋的木门早已被燃烧瓶点燃,烧的塌了下来,周巡护住小女孩的头部正准备冲过去的时候门框塌了,重重的砸在了周巡的左肩上,周巡瞬间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左肩和左膝一阵剧痛。他顾不得查看伤势,连忙问小女孩“你没事吧?”,看小女孩摇了摇头才放心下来。周巡从门框下面挣扎出来,拉着小女孩挪到铁门前,伸手猛推几下,铁门却纹丝不动。周巡知道对方已经把自己锁死在了仓库里,掏出了手枪尽量瞄准可能悬挂着门锁的位置连开两枪。当当两声脆响后弹头被反弹了回来,有一粒还擦过了周巡的脖颈,留下了一条血痕。看来破门而出已经不可能了,周巡摸出手机,却发现一点信号都没有,紧急呼叫都拨不出去。周巡瘫坐在铁门边,想着如果关宏峰刚刚有听见自己的枪声,应该会联系支队增援,但是此仓库地处郊外,等增援到了自己也烧成灰了。

“操。失算了啊……”

浓烟不停的从被烧毁的木门灌进房里,严重缺氧已经让周巡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周巡生平第一次感到如此恐惧,真正的无能为力,真正的无路可逃。

Tbc

标题取自一首歌 童年偶像
Jesse McCartney 的 Because you live
配合不配合歌曲食用你们随意…因为我还没来得及配合不知道效果好不好……

评论(3)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