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Water

一切的终结都只是开始。

【峰巡】万物生长(花吐症,甜,一发完)

周巡觉得有什么东西要从喉咙里出来。
“咳咳……”
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声,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接。
“操……”
掌心中赫然躺着一朵紫蓝色的花,魅惑中有一丝挑逗,看似光鲜的外表下却象征着宿命的游离,它很神秘,没有人懂它,像一抹触及不到的美丽。
是鸢尾。
周巡微微出神地凝望着它。
虽说现已立春,但是还不到草长莺飞春暖花开的时候呢,空气中还没有处处充斥着花香,所以这花绝不是来自大自然的,而是来自周巡自身。
“花吐症……?”
(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知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方可痊愈。)
周巡想起自己在一本书上偶然看到的内容。
感到胃部有些不适,周巡弓着身子揉了揉,那里仿佛是因为有新生物枝根的生长,青涩的难以适应。
窗外的风吹进屋里,花朵慢慢在风里舒展开自己妖艳的身姿。
花瓣在空中翩翩起舞,围绕在周巡身边。
“花吐症也就算了…还是这么娘兮兮的花……”周巡在空中挥了挥手像是想要赶走那些恼人的花瓣。
叹了口气后一屁股倒回椅子里。
周巡暗恋的人。
全支队上上下下,就算把津港那边的也算上,能入他周巡心里的人也就只有关宏峰一个了吧。
周巡草草的收拾了一下花瓣,可不能让队里的人看着,摸出烟盒,掏出一根烟点上后深深地吸了一口。
“得,我这条命算是到头了。”

“又在办公室里抽烟。”
先是有些错愕,在被徐徐烟雾阻挡的视线里确认是关宏峰时又笑了笑。
“老关啊…你也不敲敲门啥的…”周巡立刻把只抽了四分之一的烟捻灭在烟灰缸里,挥了挥手驱散烟雾。
“我还用得着敲门?”关宏峰倒也不和周巡客气,管他现在是支队长还是谁呢,反正都是自己的人,不等周巡再开口就自顾自的拉过椅子坐了下来。
“行行行,不用,不用。哦对了,啥事儿啊?”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
周巡觉得很奇怪,合着关宏峰今天特意跑队里一趟不是因为紧急案件而是为了怼自己来了?
“老关,我是不又哪得罪你了?我要是哪做的有问题,你看不过去的你就提出来,别在这整这些……”
“我这个做师傅的偶尔回来看看我的徒弟,有问题吗?怎么的?不乐意见着我?那我现在就走”关宏峰作势要起身。
“别别别!……不是,老关,我不是那意思,乐意啊!咋不乐意!坐坐坐,我就是……”
“嗯?”
周巡的喉结不安的动了一下。
把想说的话压了回去,抬起头对上了关宏峰的眼睛。
关宏峰的眼神像一滩深不见底的湖水,细碎的阳光跳跃其上,闪着细碎的光点,周巡像是深陷进那人温柔的沼泽,一下子失去了重心,找不到方向。
我动你静,我浊你清。
于是,春与秋,喜与愁,桃花与深涧,辽野与江流。
万事万物都生在你的眸。
阳光透过枝桠,洒在周巡额前的黑发上,微风轻轻拂过窗沿,带着略微暖意充满了整间屋子。
万物生长,草长莺飞。
周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心动。
但是他不能说,也不能表现出丝毫来。
“周巡?”
正在心猿意马的周巡被关宏峰的一声唤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小幅度的抖了一下。
“你这是加班加多了,中邪了?”
“咳……胡扯什么呢,走吧,饭点儿了,吃饭走?”
关宏峰狐疑的盯着周巡看了会儿,像是确定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
“我选地儿。”
“啊?就在食堂一吃得了。”
“我难得来见你一次你就这么招待我?”
“嗨,老关,咱俩谁跟谁啊!”
“……”
“行行行,都依您,都依您,我拿车钥匙去,你先下楼,门口等我。”
“好。”

“咋又是大唐宫啊!”周巡刚把牧马人挺稳还没熄火就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要命啊老关,这还不如在食堂吃呢!这店咋还不倒闭啊,不是,老关,你和我实话实说,你是不是投资这家店了?要不然怎么就……”
“能闭嘴了吗?”关宏峰下了车,整理了一下大衣直接封住了周巡噼里啪啦说个不停的嘴。
周巡做了个往嘴上拉拉链的动作,才跟着关宏峰进了店里。

两个人找了角落里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关宏峰慢条斯理的摘下围巾叠好搭在了旁边座位的椅背上。然后懒洋洋的靠在座位上看着对面的周巡。今天的周巡不对劲,太不对劲了。可关宏峰说不上是哪不对劲,就是凭着十几年和周巡在一起磨出来的那种感觉判断,周巡绝对有事瞒着自己。
周巡不敢再去看关宏峰的眼睛,低着头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心里有些五味杂陈,他真的很怕那些不听话的花朵会不分时机的从他口中吐出,然后关宏峰会彻底离他而去。
俩人就这么沉默的坐着,直到两大碗面端了上来,也没人开口。
“难得见你这么听话。”关宏峰从筷子桶里拿出两双一次性筷子,把先掰开的一双递给了周巡,
“啥?”周巡收回了也准备伸向筷子桶的手,转而接过了关宏峰递过来的那一双。
“刚刚下车的时候我让你闭嘴来着,你就真的没再说话了。”
“……”周巡撇了撇嘴,拌了几下自己碗里的面,又瞥了一眼关宏峰碗里的面,“老关,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只要是你说的话我什么时候没听过?诶,你那碗面是不是比我的多啊?”
关宏峰勾了勾嘴角,“那我俩换?”
“算了算了,我也不咋饿,少就少吧,你得多吃,我无所谓。”周巡打着哈哈,挑了一筷子面吸溜了起来。
关宏峰不急着吃,目光扫过周巡消瘦的下颚线,最后停留在周巡握着筷子的手上,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得多吃。
刚想说几句嘱咐的话,周巡慌忙的样子将关宏峰要说的话卡在了嗓子眼里。
周巡有些急促的放下了筷子抽了张纸巾半捂着嘴剧烈咳嗽了起来。关宏峰本以为周巡是被面里的辣椒呛到了,刚想唤服务员倒杯水过来,就看见周巡清澈的眸底逐渐染上了一丝暧昧的颜色,随即快速的蔓延开来,柔软的纸巾被骨节分明的手紧紧的攥着,
紧接着,一朵魅蓝色的花掉落在桌子上,
一朵…
两朵…
像是有魔力般的,花朵不断从周巡的口中涌出,周巡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苍白,使劲捂着嘴起身跑了出去。
关宏峰待在原位有些傻眼,
鬼使神差的伸手去碰那些刚刚掉在桌上的花朵。
是花吐症吗?他暗恋我?从什么时候暗恋我的?
关宏峰一时间有些接受不来。
我喜欢他吗?
答案是肯定的,否则也不会那么多年不顾一切的把他带在身边,也不会有在他主动辞去高职位申请做自己助理时的那般欣喜,更不会有在看到他冲进枪林弹雨负伤归队时,心里的那般绞痛。关宏峰一直没把这种感情当回事,那么多年师徒,有类似的感情太正常不过了。

关宏峰起身结了账,出了门,最终在牧马人对着的一条小巷子里找到了周巡。
周巡低垂着脑袋靠墙站在阴影里,屈起一条腿踩在身后的墙上,右手指尖夹着一根没点燃的烟。
听见关宏峰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周巡也没抬头。
“对不起了啊…老关……”关宏峰在离周巡半米远的位置停下了脚步,周巡的声音很轻,却很清晰,带着少有的沙哑。
“我……”
“看着我”
“啊?”周巡有些出神的抬起头看向了关宏峰,
一双带着水气的桃花眼,真好看。关宏峰想。
正在周巡又感觉到了一股堵塞感的时候,一双略微冰凉的唇先一步附了上来。
关宏峰双手撑着墙把周巡框在自己怀里,低下头没有犹豫的吻上了周巡的嘴唇。

温柔的春风从刚发芽的柳条间跃进小巷里,卷着魅蓝色的花瓣冲出了黑暗。

两个人拥抱在一起,吻在一起。

最后不知又是谁先开的口说了那句等了不知多少年的我爱你。

万物生长,草长莺飞。

寒冬终逝。


——

配合D.B的歌Just the Sea(纯音)食用更佳

反正我是听着这首音乐写的这篇…

评论(12)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