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Water

一切的终结都只是开始。

【水粤】山海 (上)

书信向注意

-
“王先生,我好像又遭遇不顺了。”
-

潘粤明是个细腻的人,他喜欢生活中一些平凡琐碎的小事,他愿意为每一个小细节花上一天的时间去观察它,直到自己心满意足为止。
他也是一个有怀旧情怀的人,他喜欢收集各种磁带,画册,老邮票,和一封封信笺。
所以你总能在他的房间里翻到一些小玩意儿,都是些已经老的发不出任何光泽,却又十分精巧的物件。
昏黄的灯光直直射下来,潘粤明窝在椅子里读信。
磁带机里播放着一张不知名的老磁带,一阵阵旋律在空荡荡的房间中蔓延着。
这封信是今天他在邮局里偶然看到的,没有地址,也没有署名,只贴了一张很久以前的邮票。潘粤明有些讶异,这样久远的邮票他只见过一次,没想到还会有人拿它来寄信。
看了看信封表面上已经落了一层薄薄的灰,看来是在这儿撂了很久了,问了一下邮局的值班大爷,确定这封信已经在这放了很久也等不来人取,索性自己拿回家去了。
潘粤明轻轻拆开信封,工整的毛笔字携带着一股淡淡的墨香映入眼帘,直窜进潘粤明的鼻腔。
潘粤明皱了皱眉,读起了信。

*
你好。
我们总是在追求一种东西,跟着它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回到了原点。
有时候我会十分的厌恶这个世界,我和谁都不愿争,和谁争我也不屑。
有时候我又会无比的热爱这个世界,所以我还是想写一点什么,随便给哪一个人看。
吃喝玩乐?花鸟鱼虫?冷门知识?出游攻略?吃住行?随便吧。看你想知道些什么。
天雾蒙蒙,可能快要下雪了,北京的春天还会下雪吗?我很期待那一天。
你呢,你在追求什么,你又再期待什么?
我不知道谁会收到这封信,我只会把它放在邮筒里,可能会被邮递员当废物扔掉,也有可能会被放在邮局的某个角落里落灰发霉。无论如何,如果你读到了这封信,那么,我很高心认识你。
如果是漫漫长夜,那我祝你晚安。陌生人。
很闲的人,姓王。
*

没有时间,也没有地点,还是用毛笔写的,最后的落款也有点莫名其妙。
潘粤明第一次对一个未知的人如此之好奇,他吸吸鼻子,随手拿过刚才作画剩下的纸和笔墨,回了信。

*
你好。
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写下的这封信,但我很幸运地读到了,它被放在邮局的一个邮票架上,的确落了很多灰,但是还没发霉,我把它带了回来。
说实话,我觉得你是个有趣的人,我还从来没见过谁有过这么古老的邮票,你信中写到吃喝玩乐花鸟鱼虫,还有冷门知识出游攻略吃住行,感觉你肯定是个十分热爱生活的人。真好,想和你一样,能懂这么多。
我不知道我在追求什么,我可能在追求安稳的余生,也可能在追求一场爱情。我在生活上还算是细心,可到了爱情却是一窍不通,永远都要等到碰了壁,碰的头破血流了才能醒悟。但我还是没有停止对爱情的希望,我期待着有一天我可以找到一个人陪我走完这一生。
你呢?追求到属于你的爱情了吗?
我很想了解你,或许你可以给我你的地址,我也会把它放在邮票架上,我希望你可以收到这封信。
噢对了!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如果是拂晓朝阳,那么早安!
不那么闲的人,姓潘。
*

磁带的A面早已播完,房间里只有毛笔的笔尖行走在纸上的细微声响,潘粤明并没有仔细推敲每个字,他只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笔尖倾泻写下的,也是他的肺腑之言。
很久都没有这么自由的写过什么了。
他也在信封上贴了一张老邮票,并仔细写下了自己的地址。本来是想留家里的地址,想了想,还是留了工作室的地址。
潘粤明放下毛笔,转了转有些许僵硬的脖子,打了个哈欠,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看着钟表的指针指向了2的数字,想起自己还有行程要早起,他便把信放到了一边,上了床,关了灯沉沉的睡去。
在梦里,他梦见了一个背影,挺拔的身段,一袭白衣,站在轻舟上轻轻的挥动着手里的纸扇。周围青色的水与山连成一片。
潘粤明天一亮就醒了,出发去机场的时候顺路去了趟邮局放下了信,对小助理投来的好奇的目光视而不见。

“潘哥,你还寄起信来了?”
“秘密。”

Tbc
听华晨宇改编的山海得到的灵感,所以取名就叫山海。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