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Water

一切的终结都只是开始。

【水粤】山海(中)

书信向注意

潘粤明刚下飞机就迫不及待的催着开车的小助理先带自己去工作室,
小助理一副“我都懂”的样子。
可是等到了工作室之后并没有看到回信。
可能被扔掉了吧,没有地址。
潘粤明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垂头丧气的,心里难免失落。
更不幸的是当天下午,潘粤明一个人窝在工作室里背台词,翻了一两页却怎么都看不进去,背了前面忘了后面,背了后面忘了前面。
经纪人嘲笑他是典型的马什么梅?什么冬梅?马冬什么?
潘粤明也跟着傻兮兮的笑了笑,感觉心情稍稍好了一些。

直到晚饭时间,工作室的人叽叽喳喳闹成一片,有收拾收拾准备去约会的,有打算继续留守着订外卖的,经纪人跑来问潘粤明要吃什么,潘粤明刚想回答,心里就蹦出了个声音在叫嚣:去邮局。
去邮局。潘粤明脱口而出。
“啥?你要去邮局?去邮局吃纸啊!”经纪人觉得他家潘粤明一回来就和中邪了一样,抽空得去庙里拜拜。
“不是,我得去趟邮局,你先吃饭吧,我等会再吃”潘粤明随手扯了件外套裹上,就出了工作室。
邮局离工作室不太远,开车的话不到二十分钟的路程,到了门口停好车,却犹豫起来了,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就去看一眼,没有就没有。
潘粤明咬了咬牙,怀着不期待的心情,踏进了邮局,老大爷不在,他随便揪了个前台的工作人员问有没有他的信。
“北京市朝阳区xx大厦xx楼……”前台的工作人员念叨着地址,在一旁的盒子里翻着。
潘粤明有些紧张,不禁捏紧了缩在外套袖子里的拳头。
“啊!在这儿!”工作人员笑着把信递给了潘粤明。
潘粤明高兴的几乎是要跳起来的程度,赶紧把信接过来揣兜里,正准备道谢后离开,工作人员眨了眨眼睛,有些犹豫的开了口,“请问你…你是潘粤明,潘老师吗?”
“啊…我…我是……”潘粤明也有些犹豫的承认了,
“天呐!可以给我签个名吗!我朋友是您的朋友!啊不是,是您的粉丝!”
潘粤明看着有些咋呼的工作人员,不知所措的点了点头,然后在递过来的纸上签了个自己的名字。
“谢谢您!您真的挺好的,祝您天天开心!”
潘粤明笑了笑,也回了句谢谢,心里感觉很舒服。方才的沮丧也一扫而光,潘粤明十分期待这封信地到来,没想到他还是记得的。
潘粤明坐回车里,等不到回工作室就先迫不及待的拆开信,可话又说回来,为什么自己这么在意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呢。
他拆信的手顿了顿。
然后脑子里浮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想法。

潘粤明的思绪被电话铃声打断。是经纪人打来的。
“大潘潘?你去完邮局了吗?还要吃饭吗?”
“吃啊,当然要吃,我这就回去。”潘粤明这会才觉着真的挺饿的,把拆了一半的信放到了一边,准备先开车回工作室再说。

路上打开车载电台,随便调了个频道,播放的歌他没听过,但歌手的声音挺熟,想了半天也想不起来是谁。
偏摇滚的曲风,挺对自己口味的,潘粤明竖起耳朵听着歌词:
“所爱隔山海茫茫,为只为一声回响”
“自己和镜中对抗,赢不回诗和远方”
“任世故欲盖弥彰,他奋力撕掉伪装”
“转身间对视过往,道一句怪人生无常”

“怪人生无常……”潘粤明梦呓般的重复了一遍歌词,直到后面的车鸣了几下笛,潘粤明一抬头才发现信号灯已经绿了,赶紧踩油门走。
车开到一半才发现,北京竟然下雪了,鹅毛般的雪花飘飘洒洒的从天空散下,潘粤明把车开得很慢,看着那些雪花一个接一个的扑到自己的前车窗上,然后立即化成一小滩水珠流下,不舍得开雨刷器,就想让它们在自己的车窗上多留一会儿。
突然想起,那个很闲的,姓王的人,在信里写很期待春天下雪的北京。
现在他的期待终于来了。

吃完晚饭后,潘粤明又和经纪人对了一下后几天的行程,才得出了空闲时间准备读信。
这次写的比上次的要多很多,不再是毛笔了,就是普通的中性笔写的,密密麻麻。也没有那股墨香味了。

*
你好啊,不那么闲的,潘先生。
很意外可以收到你的回信,我也是无意中在邮票架上看到这封信,没想到居然是写给我的。
谢谢你觉得我还算有趣,那张老邮票是一个老朋友送我的,本来是让我留着收藏的,但是我觉得邮票嘛,一辈子被放在册子里,太没劲。干脆就寄出去了,能送到懂它的人手上也是缘分。如果你喜欢,我这还有几张可以都给你寄过去。
我懂的并不多,只是自己平时贪玩,积累下了很多琐碎,如果你想知道我都可以讲给你听,包括我上次出远门是如何被骗的等等……
看你的回信也用的毛笔,字写的很漂亮,肯定练了少说三四年了吧?我这次没用毛笔,因为觉得写的字会比较多(其实就是懒),希望你不会介意。
我希望你可以拥有一个安稳却不乏味的余生,至于爱情,别着急,总会来的,你要等。
像我,我就不急,我的爱情还在路上,总会到的。
如果有不顺心的地方都可以和我说说,当然了,前提是你乐意和我说。
我很愿意看见你漂亮的毛笔字(中性笔写的也行),也十分乐意听你倾诉你的烦恼。
但我回信可能不会回的那么快,虽然我很闲,但我懒。
很闲也很懒还很贪玩的人,王先生。
*

潘粤明读着读着信就笑了出来,
“什么嘛这人……”
但是对方怎么知道自己是男的呢?留地址的时候特意避开了“潘粤明工作室”,只留了个工作室所在楼层数来着。对方应该不知道自己是潘粤明吧?
算了吧,自己还没大红大紫到那份上,说不定对方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潘粤明呢。
看着对方的回信基本上都是在回复自己的问题,还夸自己字写的漂亮,潘粤明轻哼了一声,比起对方那一封信,自己的还是差着修行呢。
不过他很喜欢对方说的,“至于爱情,别着急,总会来的,你要等。”
他又想起了车上听到的那首歌。
“转身间对视过往,道一句怪人生无常。”
潘粤明总觉得自己对这个未曾谋面的陌生人产生了某种情愫,太奇怪了。
罢了。不胡思乱想了。
潘粤明刚打算找张纸来写回信,可是看了看手边的台词本,想到自己的词儿还等着自己背呢,心里就乱糟糟的,思考再三决定先把工作忙完再说。

背词儿真的很耗时间,一低头再一抬头,三小时过去了。
连中途经纪人进了趟房间潘粤明都没发现。
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可能是久坐不动的缘故,头有点发晕,唤了声经纪人的名字,随即就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门被打开,
“咋啦?大潘潘?背完词了?不再是马冬梅了?”
“嘲笑你老板到底能给你带来什么好处。”潘粤明笑着白了对方一眼,
“能给我带来快乐啊哈哈哈。对了,你最近还挺复古的啊,开始寄信了?是手机不好玩?虽说你私生活我不当管,但我还是得说一句,你寄信时候注意点。”
潘粤明正小口小口的啜着保温杯里的水,像幼儿园小孩儿面对老师似的点了点头,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
“哦对了,我问你首歌,调子我记不住了,就记住歌词了。”
“啥词儿?我给你百度看看。”
“转身间对视过往,道一句怪人生无常”
“你最近没看电视吧?大潘潘”
“你觉得我有时间看吗?”
“……,是最近湖南卫视播的歌手节目,华晨宇改编的那首山海。”
“歌名就叫山海?”
“对,山海。”

潘粤明从工作室返回自家小区后,看着家门口已经积了一层雪,雪白雪白的,没有人踩过,灯光照在上面还亮亮的。潘粤明玩心大起,就地蹲了下来捏了个手掌大的小雪人,折了几根小枯枝做小雪人的手,还给小雪人的脸上画了个笑脸。看着小雪人笑着,潘粤明自己也忍不住笑了,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才离去。
到家后潘粤明来不及换衣服,只脱了外套和鞋就开始准备回信。
你用中性笔写,那我也用中性笔好了。

*
你好!很闲也很懒还很贪玩的,王先生:
有个问题想最先问你,虽然这个问题不怎么重要但是我还是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我性别的啊?猜的嘛?
对了,今天我去取你的信回家时下雪了,你一直期待着的事情终于发生了,2018的第一场雪,你应该很开心吧!
我挺喜欢下雪天的,就是化雪的时候实在是太冷,我是个比较怕冷的人。
你呢?你怕冷吗?你在下雪天一般会做什么呢?
我想去滑雪,还想和朋友一起堆一个大雪人,然后趴窝喝热茶。
光想想都觉得很美好。
可是我的工作让我没有时间去做这些。
今天就在下雪的时候,我在车里听到了一首歌,我觉得歌词写的挺好的,想分享给你,是最近湖南卫视某节目里的歌,叫山海。
*

潘粤明转了转脖子,放下了笔,拿起手机起身走进了书房,打开电脑和打印机,把刚才拍的那张小雪人的照片打印了出来。
又重新坐回去继续写信。

*
我有收集邮票的习惯,你对邮票的看法让我觉得有些惊喜,看到你信上写到你还有几张类似的老邮票可以给我真的很开心。但是我还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也不知道该给你什么作为回礼。这是我刚刚在家门口堆的(捏的)小雪人,我和它长得差不多,你可以把这张照片当做我的自拍。
一个简陋的不能再简陋的回礼……希望你不嫌弃……
我比较爱画画,如果你也喜欢画画,下一次我可以在信封里给你放张画。
你懂的已经算多的了,至少比我多吧。花鸟鱼虫什么的我也只是单纯的爱好,可能爱好都算不上……之前家里的好几盆花都被我几天就养死了……
我想知道你的一切,就从你上次出远门是如何被骗的开始吧。
谢谢你对我的夸赞,我练字时间没有那么长,但也快了,和你的相比还是差一点呢。
也谢谢你提的意见,对于爱情,我并不着急,我会耐心等的。
说到不顺心,最近也的确有些不如意,工作量有点大,我不是一个年轻的人了(虽然我不太愿意承认)觉得累的时候越来越多,但还好有朋友和家人陪伴在身边。其实我不是个愿意到处倾诉自己烦恼的人,我是一个比较内向的性格,但是因为工作原因很多时候必须要表现的外向起来,挺麻烦的,但还能应付的来。
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如果你也有什么烦恼的话也可以和我说说,我自认还算个不错的聆听者。
不那么闲的,想贪玩但没时间的,潘先生。
*

潘粤明写完署名,把信纸小心翼翼的叠好,带着那张照片一起塞进了信封里。
在信封上写地址的时候才发现对方还是没给自己地址,
“我都给你我的地址了,你怎么不给我你的啊……”
潘粤明起身给自己倒了杯凉水,抿了一口。
封好了信封口。
“好啦,等明天一大早儿我就把你送到邮局去!”

Tbc

评论(1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