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Water

一切的终结都只是开始。

【水粤】山海(下)

书信向注意

山海(上)
山海(中)

俩人终于见面了

这一次回信来的很快。
潘粤明难得有24小时的假期,正准备在床上趴到下午再起,结果一大早就听助理打电话来说有自己的信寄到工作室了。
二话不说立马下床出门赶去了工作室。

“信呢?”
“看把你急的,大潘潘,信在这儿呢。”

经纪人拿着信冲潘粤明挥了挥,“诶我说,你俩有意思没意思啊,工作室地址就隔几条街还在这寄信玩?”
“什么?!”
潘粤明立马从经纪人手里抢过信,果然,这一次那位王先生在信封上写上了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xx路xx号xx文化艺术工作室。
“啊……”
“这个地址不就在我们老聚餐的饭店旁边吗?之前还路过好几次呢。”
“是……”
潘粤明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办好了。
经纪人看出了潘粤明的窘迫,拍了拍潘粤明的肩,“行,信给你我任务就完成了,我先忙去了。”
“啊…好……”
潘粤明看着经纪人消失在走廊拐角,才小心翼翼的拿着信捏了捏,比上次的来信要薄很多。懒得去拿裁纸刀,直接撕了个口倒了倒,只倒出来了几张邮票,没有信纸。
“什么啊……怎么只寄了邮票啊……”潘粤明有些不可思议的抓着信封又抖了抖,怪不然这次回信回的这么快。白激动一场。
潘粤明有些委屈,自己上次和他说了那么多,还给他寄了张照片过去,结果对方就回给自己几张邮票?虽说这几张邮票都是自己喜欢的,但是这不明摆着的在敷衍自己吗?
还给自己留了个地址,但是留了又怎样啊!还指望我去找他吗?门都没有!
潘粤明用力哼了一声,把邮票又装回信封里撂在了一边,看了看还是觉得不顺眼,干脆撂进了装杂物的抽屉里。
行了,眼不见心不烦。

王昱珩早上一起床,洗漱后开始收拾自己的工作台,在一堆旧稿子底下发现了自己写的信纸。
“哈?”
王昱珩把记忆往回倒了几天,去邮局取来潘粤明信的那天晚上自己写回信写到了凌晨,写完后就随手放在了一边,早上一起来先画完了画稿,然后找出了那几张老邮票,最后让女儿帮自己封信封来着。结果信纸被稿件压住了,雯雯没看到,只装了邮票进去,得,合着自己只寄了几张邮票过去。
“……”
拿起自己写的密密麻麻的信纸,王昱珩觉着,这夜啊,还是得少熬,熬一次傻三年。
穿好衣服,找了个新的信封把信装好,简单的在信封上写了几笔,慢悠悠的出了门,往潘先生早先就留给他的那个地址走去。
北京上次的那一场大雪到现在都没化完,鞋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王昱珩觉得有趣,又故意踩重了几分。拿着信封的手被风吹得有些通红,但王昱珩不太在意。

时间还早,难得的休息日,潘粤明不想待在工作室,也不想回家,盯着放信封的抽屉看了半天还是觉得不甘心,决定去对方那间工作室看看。
“就在外面瞥一眼,不进去,嗯。”
潘粤明仿佛是给自己打气一样,抓上车钥匙就走了。
真的和经纪人说的一样,对方的工作室就和自己的隔着四条街,不堵车的情况下开车十分钟都不用就到了。
潘粤明把车倒进了路边的车位里,坐在车里伸着脖子望了望,好像关着门啊……
“给人寄一空信封,留了地址又不开门…什么啊……耍我吗……我做错什么了……”潘粤明低着头嘟囔了几句,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去了一般,但还是不甘的望着大门紧锁的工作室眨了眨眼睛,算了吧,可能是没缘分。
潘粤明重新发动轿车,却不急着走,打开了车载电台,不停的调着频道,也没找到山海那首歌。
“怎么连你也和我作对啊……”
就在这时潘粤明的手机响了,是经纪人打来的,
“怎么了?不是让我去加班吧?我今天已经够惨了。”
“哟呵!你才是老板啊我哪儿敢啊,是有人来工作室找你,还说有东西要给你呢”
“谁啊……送快递的不是不让进大厦吗?不认识的人就直接让走就行了。”潘粤明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怎么又有人来找啊,这个月都几个了,没一个是带着正经事儿来的。
“不是送快递的,是王昱珩,水哥,最强大脑那个,知道吗?”
“啊?”
“反正你赶紧来一趟吧。别让人家等太久了,挂了啊我这有别的电话进来。”
“不是…你别挂…喂!”
……

潘粤明小声骂了句脏话,赶紧开着车去工作室。
王昱珩?就算自己不怎么看电视,对王昱珩这个人还是略知一二的。鬼才之眼嘛,很厉害的一个人。
诶,竟然也姓王呢。
“王昱珩……王昱珩!”潘粤明猛的一踩刹车,差点闯红灯了。
不会这么巧吧?潘粤明翻出手机,在微博上搜了一下王昱珩,第一个映入视线的就是加了认证的一个账号“闲人王昱珩”
很闲的人,王先生。
潘粤明觉得仿佛被雷劈了一样,车里没开暖气却热的不行,用手背碰了碰脸颊,烫的厉害,把车窗降下来一点,让冷风灌进车内才好受些。
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虽然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但是潘粤明还是觉得心虚以及丢脸的要死,恨不得直接开着车上月球,从此在地球上彻底消失算了。
灯怎么绿的这么快啊,后面的车又开始催了。电台里终于响起了潘粤明一直在等待着的那首旋律,山海。

歌词:
[等待着我的回应,一个为何至此的原因]


王昱珩很不喜欢等人,太浪费时间。
但是他又很好奇,他从没见过潘粤明,却对潘粤明这个名字并不陌生。
潘粤明这三个字承载过太多太多故事。

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刚找上门来的那一刻真的吓了一跳,一开始看对方喜欢邮票,爱写毛笔字,还会画画,本以为对方,那个姓潘的男人,就是个和自己差不多的搞艺术的,结果刚出电梯门,一抬头就看见了潘粤明工作室六个大字。
“哈??”
王昱珩觉得这一早上的经历真是,送命的。
没错啊…信封上写的是xx大厦的17楼啊……难道北京还有另一栋xx大厦?
王昱珩有些犹豫,把一直捏在手里的信揣进了兜里。本来都伸出了手打算直接按关电梯下楼回家算了。这时听见工作室里有人在说话,说话声音越来越近,
“你说老板有意思没意思,和一个就隔着四条街的人寄信玩儿。”
“老板那叫有情调!还有,你老在背后说老板坏话是要秃头的!”
“我没说他坏话!我……”
王昱珩缩回了准备按电梯的手,一步就跨出了电梯拽住了刚刚说话的人,
“我要找你们老板”
“……”
“……”
王昱珩拽住的是一个很清秀的男生,戴着一副眼睛,穿的挺时尚的,被突然从电梯里冒出来的王昱珩吓得差点坐地上,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是男生旁边的人首先收起了惊讶的表情打破了尴尬,“那个…咳…您,您找我们老板,啊不是,潘粤明,什么事?他今天休息,不在。”
王昱珩也有些尴尬,笑了笑松开了抓着男生的手,
“麻烦你给你们老……潘粤明先生打个电话可以吗?我有东西要现在给他,因为等会我要去机场飞外地,一周后才能回来。噢,还有,我是王昱珩,不是什么疯狂的粉丝。”
“啊!不是…我们没…行…行……,我现在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您先进来坐。去倒杯水给王先生。”
一直在发愣的男生收到了指示,点点头走了,随即端了杯温水递给王昱珩。
王昱珩接过水道了声谢,找了个可以看到电梯口的位置坐了下来。
随后就听见打电话的声音:“你才是老板啊我哪儿敢啊,是有人来工作室找你……反正你赶紧来一趟吧,别让人家等太久……”
刚刚那个清秀的年轻男生应该是个助理吧,他身边那位年纪稍大一些估计就是经纪人了。
王昱珩其实一直不太喜欢和演艺圈的人打交道,觉得演艺圈的人无一例外身上都带着那么点儿油腻劲,不喜欢。
有些后悔,怪自己鲁莽。
这等会见了面得多尴尬啊。
自己成啥奇奇怪怪的人了。
王昱珩的眼神在工作室里飘了一圈最后定格在了一副字上。放下了手里的水杯,站起身往那副字走去,四个用毛笔写的繁体字:“观心自在”,左下方印着一个红戳:“粤明”,红戳旁还画着一朵莲花。这幅字被深色的木框裱了起来,安安静静的靠墙立在一个角落里。是打算送人的?还是还没来得及挂?王昱珩看的有些出神。
直到闹钟响。王昱珩掏出手机,到时间去机场了。收回思绪,掏出信放在了前台,用水杯压住,走了。
刚到电梯口还没来得及按,就看着有一趟电梯正在上楼,13,14,15,16……
王昱珩仿佛感觉到了什么,抱着手臂站在电梯门口等着。
门开了。
电梯里的人儿显然被自己吓了一大跳,差点把手机都扔出去了。
一张白净的脸上还挂着红晕,还有那夹杂着点喘的呼吸,估计刚是从停车场跑着来的吧,没有做造型的头发软趴趴的贴在额头上,一双下垂眼直直的盯着自己。怎么长的这么乖呢?
王昱珩看着这样的潘粤明觉得真是捡到宝了。
冲电梯里吓坏了的人儿笑了笑,
“你就是不那么闲的,想贪玩但没时间的,潘先生?潘粤明先生?”
“……”
潘粤明差一点就直接晕过去了。我我我你你你了老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智商高的人都这么玩吗?追到自己工作室就算了,怎么还在电梯口堵自己啊。
而且这人怎么这么高啊,抱着手臂站在这里,太有压迫感了吧,好像追债的啊。
眼看着电梯门又要合上了,潘粤明还没有出电梯的打算,反而还往里缩,王昱珩耐不住性子了,自己又不是来追债的,至于吗?潘粤明工作室里的人都这么不耐吓的吗?
想着想着就朝潘粤明走近了一步,伸手一把搂过潘粤明,把潘粤明带出了电梯,转而自己进了电梯,按了楼层1,
“潘先生,抱歉,我还要赶飞机,等我回来请你吃饭给你陪不是。回信我放前台了记得看,你那副观心自在写的真的不错。期待下次和你见面,对了,这个给你。”
王昱珩从口袋里掏了个东西抛给了潘粤明,潘粤明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了。
“再见啦。”
门合上了。
潘粤明看着楼层数一点点降下,17,16,15……3,2,1……
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摊开手,掌心里躺着一颗夹心奶糖。王昱珩还有随身带着奶糖的习惯啊……
他刚刚说什么来着,回信?什么回信?潘粤明走向前台,看见了被水杯压着的信封。拿起来一看,信封上写着“给潘,上一次忘装的,这次补上。王。”
潘粤明站在原地拆开了信封读起信来,

*
你好,不那么闲的,想贪玩但没时间的,潘先生。
下次我喊你小潘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先回答你的问题,对,我猜的。
下雪了,挺开心。但是我要离开北京一段时间,没办法继续欣赏了。
我不怕冷,下雪天,什么都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因为我比较闲嘛。
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你一起去滑雪,堆雪人。
你还真是个有书香气息的人,会写毛笔字还爱喝茶?不是老干部吧?开个玩笑,就算是我也不介意。
你说的那首歌我听过,词写得是很好,你听的应该是翻唱版,虽然也很好听,但我还是更喜欢原唱多一些,原唱歌手是草东没有派对。
我不喜欢将艺术品埋没起来,艺术品需要被欣赏。我觉得邮票也一样。
行了,我现在确认你不是老干部了。老干部不会在大晚上的蹲路边捏小雪人,话说这个小雪人的脸有点胖啊,但还是蛮可爱的。
我也喜欢画画,感觉我们的共同爱好还是蛮多的。期待有一天可以一起画画。
我从来不尬捧别人,所以我说你字写得好你不用那么谦虚。
你在生活中记得要劳逸结合,如果觉得累了就休息休息再来,工作本来就是个谋生的方式,别把自己绷太紧,再结实的弦要是绷的太紧了也会断。
因为不知道你是从事什么工作的,所以没办法真切的体会你的不快,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但是很感谢你能和我说这些。
希望如果有机会,你也愿意的的话我们或许可以坐一起面对面的聊聊。我的工作室和你的离得并不远,说不定曾在街上还有过几次擦肩而过呢,上次忘给你写地址了,这次留给你了,周一到周五下午的时间都可以来找我玩,但是下周不行,下周我还没回来呢。如果你非要问为什么不能上午来找我,因为上午我要睡觉。
好了,就先写这么多吧,还有很多话,懒得写了,期待有一天可以当面讲给你。
王昱珩。
*

这一次的落款很干净,并且写上了全名。
潘粤明用手指摩挲着“王昱珩”那三个字,轻轻的笑了。

一周后王昱珩回京。
留守工作室的小助理说一周前有人送来了个包裹,收件人写的水哥。
王昱珩问寄件人是谁,小助理说是一个叫“小潘”的人。
王昱珩笑的合不拢嘴,看着这个扁扁的纸盒子,已经对里面装着的东西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拆开盒子后还有一层红布包着,王昱珩小心翼翼的拿出来,掀开红布,
“观心自在”
与上次在潘粤明工作室里看到的那副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右上方多了个“赠昱珩”
裱字的木框一角还夹着个纸条儿,王昱珩抽出来打开:
“谢谢你喜欢。如果说,我是你那几张老邮票的有缘人,那么你就是这幅字的有缘人。回京后,给我电话:150xxxxxxxx”
真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啊。
王昱珩稍稍平复了一下内心,掏出手机对着那个号码打了过去,
“喂?您哪位?”
“小潘,是我。”
“昱珩?”


等待着我的回应,一个为何至此的原因。
——山海

End
以后再也不写分篇的了
因为我根本记不住我前面都写了些什么……

评论(14)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