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Water

一切的终结都只是开始。

【烨爵】Eyelids

*来为冷cp添砖加瓦了
*ooc
*瞎jb写

文章名字与文章内容无关
就是我特喜欢的一首歌的歌名
Eyelids by PVRIS




“白白白,顺便买份空心粉回来。”
赵爵瘫在沙发上握着手机敲字,“我还要喝啤酒!”又发了一条。

累的恨不得变成一滩水渗到地板里去的赵爵抬起头盯着天花板发呆。白烨自从被sci拉去做“顾问”之后陪着赵爵的时间便大打折扣,以往很多事赵爵都是一副大爷姿态的吩咐白烨去做,现在白烨没空了,那些七七八八的事情就都夹杂在一起找上了赵爵本人。

“臭蟑螂。”赵爵愤愤的嘟哝了一句。

电视上播着枯燥的新闻,赵爵连拿遥控器的力气都没有了,心里想着为什么电视机不出声控的呢,如果出了一定得让白烨换一个来。闭上双目,等着他的白烨回来给他“喂食”。

“天天也不回家,也没机会过二人世界,白蟑螂臭蟑螂!心里哪还有我啊……”赵爵嘟哝着慢慢睡着了。

赵爵不知道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了多久,直到听见跑车的引擎声从远处传来,越来越近。

白烨把车停好后抬头看了眼依旧灯火通明的别墅,叹了口气。

开门声响起,白烨一手提着大包小包的宵夜进来了。

“你好慢!”赵爵不满。继续瘫在沙发上一副大爷的模样乜着眼睛看着白烨。
“临时有事耽误了。”白烨换好鞋后抬起身子走向沙发,把手里的东西轻放在茶几上。
“什么事啊!给我办事都没见你这么勤快过,再说了那个包黑子又不给你发工资!”赵爵终于晃晃悠悠的爬了起来,拉过茶几上的塑料袋在里面翻找着。
“不是你让我去的么。”白烨也不恼,挑起一边眉毛看了眼赵爵,伸手拿过一瓶啤酒自顾自的拉开拉环灌了一大口。
“我是让你去帮忙没错啊,但你现在都不管我的死活了!”赵爵从塑料袋里翻出一盒空心粉,用力扯开餐盒的盒盖,拿起叉子狼吞虎咽起来。
看来真的是饿坏了。Sci这次遇上了个棘手的对手导致这几天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的确多的忙不完,但还是每天晚上尽量早点回来给赵爵做晚饭,来不及做晚饭就做宵夜。陪赵爵的时间的确是短了些,但是赵爵这个人什么时候需要自己陪过。白烨有些自嘲的想。

“慢点吃,没人和你抢。”像哄孩子一样。
说话间,一碗空心粉就被消灭了。
赵爵坐在地毯上,背靠在沙发边上,摸起白烨放在手边的喝了一口的啤酒咕嘟咕嘟灌掉了大半瓶。
“那瓶我喝过了。”白烨拿过茶几上的纸巾递给赵爵。
“你人都是我的,啤酒还分那么细干什么。”赵爵接过纸巾擦了擦嘴,满足的拍拍肚子。“对了,你吃晚饭了吗?”
“我吃过了。”
“哦。”
白烨勾起嘴角笑了一下,开始打扫残局。

“喂,我说,白十三。”赵爵突然问道。
“怎么了?”
“我是不是你最重要的人?”
“……”
白烨像是愣住了一样停下来手上的动作,脸上带着些惊讶,但这样的状态并没有维持很久,白烨很快又恢复到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低头收拾着餐盒。

“问这个干什么。”
“怎么不能问了!你回答我!”赵爵急了,腰也不酸了背也不疼了唰的一下从地上一跃而起,差点撞上白烨的额头。白烨收拾好茶几上的东西之后直起腰来看着气哼哼的赵爵就觉得太阳穴跳着跳着疼。
“我是不是你最重要的人?!”
“是。行了吧。”白烨低着头不愿去看赵爵的眼睛。
“你看着我说!你看着我看着我看着我!”赵爵今天是铁了心要折腾白烨,干脆伸手拽住白烨的衣服领子拉着白烨前后晃。白烨被赵爵晃的头晕脑胀,就不该给他带什么宵夜,就该让他饿着,这下是吃饱了,看这架势估计能闹一宿。
白烨被摇晃的有点恶心,抬起一只手握住赵爵的手腕强迫赵爵停下,另一只手温柔的把赵爵有些凌乱的黑发别向耳后。

“赵爵。”白烨这才缓缓抬起眼睛,将视线对上赵爵幽黑的瞳孔。这幅眸子白烨始终不敢盯着看太久,并不是怕被催眠,而是这幅眸子就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死水,里面隐藏着的一只叫做“过去”的巨兽无时无刻不在往外散发着寒意。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白烨放慢语速,一个字一个字认真的说完了这句话。这回换赵爵愣住了。
不知道是不是刚刚下肚的那小半瓶啤酒起了作用,赵爵竟然觉得自己在这个被称之为恶魔的白烨身上看到了天使的影子。你是我最重要的人。这句话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听那人说过了。在特殊监狱里的那二十年,赵爵没有一天不在脑海里反复重复这句话,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我是你最重要的人。

赵爵不知不觉间居然红了眼眶,揪着白烨衣领的手收紧又松开,最后无力的垂下。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白烨看着赵爵又说了一遍,“以前是,现在是,今后也一直会是。”伸手轻轻拭去赵爵眼角处快要掉落的眼泪。

为什么没有再像之前那样把时光拉的很长很长,最后织成一张网把自己放上去。为什么还记得那天的倾盆大雨却不记得你当时闭起的眼,为什么坏事总是层出不穷。而我们唯一能做的仿佛只是向那些记忆里的每一个盛夏做无止境的缅怀。

而当美好的岁月过去,蛋壳被某只手拿在碗边敲碎,完整的包装被巨大的力量哗啦撕开了一个角。我们开始习惯面临黑暗里的那些特质,那些游离的黑暗和恒定的寒冷。它们浮在空气里,找准我们脆弱和不堪一击的时候悄悄地渗进张开的毛孔。我们开始学会顶着一张冷漠的面孔,在街上匆忙的赶路,把孤单的影子留给大地,留给梧桐落下的枯叶,留给深夜里贴紧地面浮动的白雾。只剩下空旷街头的红绿灯在没有车辆和行人的路口频繁地跳换着颜色。

赵爵面无表情的看着白烨,却任由眼泪止不住似的涌出眼眶。白烨叹了口气,把赵爵揽进怀里。
“是你硬要问我。不好好回答你你又要闹我。我这不好好回答了么,你又哭。”
“闭嘴!”赵爵哭的声音都变了样,还是要装模作样的凶白烨一下,抓着白烨的肩膀在白烨衣服上蹭眼泪。
“好,我闭嘴。”白烨偏过头在赵爵散发着洗发露香味的发顶落下一吻。

赵爵可能是觉得在白烨面前哭成那样实在是太丢人了,直到要睡觉的时候都没再正眼看过白烨一眼,洗漱完后一骨碌钻进被子里把自己缩成一团装死。白烨倒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躺在赵爵身边,伸手揉着赵爵柔软的头发,赵爵从被窝里伸出手打了白烨一下,
“不许摸!”
白烨看了看被拍红的手背,笑了笑,直接从背后搂住赵爵,
“那就抱着吧。”
赵爵感受着背后传来的白烨的体温,又开始心猿意马,不安分的扭来扭去,
“也不许抱!热死了!”
“别闹了。我很累了,爵。”白烨用嘴唇蹭了蹭赵爵的颈侧和耳垂,
“活该!谁叫你天天往sci跑!”
“是是是,我活该。”白烨是真的累了,回到赵爵身边放松下来之后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突然就绷不住了似的,任由疲惫与困意决堤。正在白烨的睡意逐渐要占领主权的时候,感觉怀里的人窸窸窣窣的动了一下,赵爵翻了个身抱住白烨,整个人都缩在白烨怀里。

“臭蟑螂。”

白烨无语,奈何也没力气再与赵爵理论,便由着去了。赵爵见白烨没反应,也不再闹腾,舒服的叹了口气,脸贴在白烨胸前感受着白烨心脏跳动时的起伏和一声又一声轻微的“噗通”声。

时光多残忍,赵爵深爱着的,那个天使一样的人,还是被轻易的从赵爵的生命里抹去。

太多人的一生,被抹除得这么迅速、干净。他们被时光抛下列车,迅速的看不到一点踪影。而对于还在列车中的人,再怎么歇斯底里,声嘶力竭都没有用。赵爵多少次想要打破那个玻璃,停下来,亲吻那个自己想要亲吻的人,拥抱那个自己不愿意离开的人。但无论如何反抗,一切都注定只是徒然。

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对方刻在骨头里,即使时光列车拖着我的肉身一路远行,至少对方的名字和与名字牵扯的记忆被带走了。

这是赵爵对时间能做的,唯一的反抗。

赵爵在黑暗里眨眨眼,咕咕哝哝的说了些什么,把白烨搂的更紧。

“晚安,白烨。”

晚安,赵爵。

评论(3)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