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Water

一切的终结都只是开始。

【烨爵】Best is yet to come.

赵爵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天空呼啸的大风,无穷无尽的大风吹散了每一片云。浑圆的月亮高高地悬挂在头顶,把凛冽而凄惨的白光洒满整个大陆。死寂般悄然无声的沉睡森林被如水的月光浸泡着。

挣扎着醒来。嗓子干的沙沙作响,发不出一点声音。

习惯性的伸手摸了一下身边的位置,是空的。白烨不在。

“醒了?”正在赵爵纳闷白烨为什么丢下发着高烧的自己跑没影了的时候,白烨一手端着一杯温水,一手拿了两个药瓶走了进来。

赵爵想张口问一下白烨刚刚去哪儿了,奈何嗓子疼的厉害,很难发出清楚的声音。

“出去给你买药了,家里没有了。刚买回来你就醒了,还挺会挑时候的。”赵爵可能是病得太厉害了,实在是没力气翻白眼,只能闭上眼睛,所谓眼不见心不烦。白烨在此时此刻倒是已经不太在乎赵爵的那些小脾气了,毕竟已经发烧烧到三十九度,再烧下去,不死也得成白痴。

白烨把水杯和药品都放在床头柜上后伸手扶赵爵起身。

“药吃了。这个是退烧的,这个是消炎的。过了今晚还没好转的话我就得送你去医院了。”

赵爵乖顺的张嘴让白烨给他喂药,喂水。如果白烨想毒死赵爵的话,那赵爵估计已经死了有上千次了。

喝过温水后喉咙没有那么干涩难忍了,赵爵轻轻的咳了几下,觉得自己应该能发出正常人的声音之后才开了口:“你的状态好似总在怕我死,和盼我死之间来回切换哦。精分不累吗?”

“闭嘴睡觉吧。”白烨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还要被赵爵折腾。
“嘁。没意思。”赵爵虽然吃了药,也喝了水,但是精神依旧不太好,索性直接缩回到被子里不动弹了。
白烨叹了口气,准备收走药瓶和水杯。
“你陪着我。不许走。”赵爵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头顶。说话的声音闷闷的。
“好。”白烨也干脆,放下手里的东西,绕到床的另一边,掀开被子钻进被窝,看着背对着自己缩成一团的赵爵皱起了眉,伸手扯了扯赵爵盖到头顶的被子,“我可不想第二天一醒来发现你没被高烧烧死但是自己把自己给捂死了。”
“你好烦!”赵爵紧紧的揪着被子不放,奈何健康状态下的赵爵都不是白烨的对手,更别说现在这幅病恹恹的样子了。

不知道是刚才在被子里捂的,还是发烧烧的。借着夜灯,白烨看到赵爵平日里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颊正泛着粉扑扑的颜色。

“还要抱着我睡吗?”
“谁要抱着你睡!”
“你刚刚就是抱着我睡的。”白烨一只手枕到脑后,好整以暇的看着赵爵。
“白蟑螂!你放屁!”赵爵这下是彻底来了劲,一翻身就要来揍白烨,却被白烨先一步握住了纤细的手腕,随后整个人都被白烨揽在了怀里。

“你看。都主动投怀送抱了。”
“白蟑螂!白十三!白精分!”
“行了。你再这样喊下去,明天你就一点都不要想开口说话了。”白烨看着怀里刚才还张牙舞爪的赵爵猛地楞了一下,不闹腾了。
“等我病好了再收拾你。”不知道为什么,赵爵的这句话竟夹杂着点委屈。白烨失笑,揉了把对方还散发着清香的头毛。赵爵伸手在白烨腰上掐了一下作为回应。

或许是退烧药发挥了作用,赵爵很快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呼吸逐渐变得平稳。白烨半靠在床头,看着怀里正安稳熟睡的赵爵,一时间竟觉着有些恍惚。

白烨从不奢望赵爵会真正的依赖自己,信任自己。毕竟自己只是个替代品。他们谁都清楚,赵爵更清楚,真正的白烨,在坟里。是因为太舍不得了,赵爵才会那样奋不顾身的冲进地狱里,拉回一个长着一模一样面孔的恶魔来作伴。

赵爵很少,几乎不,称呼自己为白烨。总是叫着各式各样的绰号,在外人面前也是一样,白烨倒也不恼,就任由着赵爵瞎胡闹。

怀里的人突然小声哼哼了几下,把白烨搂的更紧了些。白烨低头就能看到赵爵轻颤着的睫毛,犹如小小的羽毛般盛满了从窗帘缝隙中挤进来的破碎的月光。

“还是这副样子最惹人喜欢。”白烨伸手小心翼翼的在赵爵额头探了一下温度,确定没有再变烫了白烨才放心了些。白烨从给赵爵喂完药开始就一直打算着如果温度还没有退的话就立马带着赵爵直奔医院。

即便是这样白烨也不敢睡,生怕赵爵夜里又烧起来。赵爵平日里很少生病,所以总是给人一种虽然不算很健康但也算比较耐造的错觉。其实赵爵一旦生病,哪怕只是普通的感冒和发烧都有可能要命。就这一点白烨嘲笑了赵爵好几次,无恶不作,杀人不眨眼的的恶魔居然会被小小的感冒或发烧给打的鼻青脸肿,六亲不认。

夏天还好,一入秋,尤其是深秋,刮不完的大风卷着残叶在街上肆意的袭击着路人,路人都开始陆陆续续的裹上了大衣作为防御。赵爵倒是不以为然,依旧整天穿着一件薄毛衣到处晃悠。好几次硬要跟着sci的人出任务,蹲守到深夜冻得半死,哆哆嗦嗦的一句清楚话都说不完整。白烨就会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然后把骂骂咧咧的赵爵裹严实,赵爵嘴上骂着起劲,还是任由白烨把自己裹成个粽子。后来白烨出门总是习惯性带两件外套,自己穿一件,车里备一件。

有一句话赵爵说错了,白烨不希望他死。

当厚重窗帘后清冷的月光逐渐变为温柔的晨曦。

人世万物,天地灵爵,终将变成不朽的尘埃。
唯愿风起,将一切微渺剪裁。
此刻看见的光亮,来自遥远的陨灭。
终将在一粒宇宙的浮沉里,看见宇宙,看见亘古兆载。

看见爱。



算是一个片段?记录一下我前几天因为发烧躺在床上咳成肺痨鬼时想起的脑洞

评论(6)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