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Water

一切的终结都只是开始。

【水粤】风起

*乱写
*写完就忘 应该有点私设吧 记不清了

1.

风起时。

2.

王昱珩可以清楚的知道自己没喝醉。
而不胜酒力却偏偏被人灌酒的潘粤明此时正趴在他旁边。
酒吧的故事大多起源于暧昧的灯光,你抬眼刚好看到那人身上正巧镀着你喜欢的颜色,于是你走上前,故事开始翻篇。醒了站着,醉了躺着,再醒过来故事便已写下了结尾,又是一个落了俗套的风尘故事。
王昱珩坚信酒吧只适合419,不适合谈情说爱。

3.

那张照片里站着几个人王昱珩根本不在乎,他只看得见站在最中间的潘粤明。略显宽松的衣服隐隐约约遮盖了一些线条却更容易引人心猿意马。剪刀手摆在腰间上去一点点,从王昱珩的角度看过去柔软的腰线刚好被圈进视线里。脖颈上一条分外惹眼的红绳,衬得潘粤明的皮肤看上去格外白皙。红绳这种东西总是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入非非,比如糟糕的,缠绵的,无法自拔的。

照相的人说完ok潘粤明就收起了笑容,显露出了些许疲惫。不知为何,潘粤明今天少见的喷了香水,整个人被裹进身上余留的香水味里。除了疏远感,王昱珩想不出另一个词来了。按照惯例,参与完诸如此类的活动之后,下一个标配目的地就是酒吧。放在往常,王昱珩早就准备挨个告辞然后打道回府了,但今天他很焦躁,理智在被无数细小的虫子撕咬,直到潘粤明揽了一下他的肩说了声“一起去吧。”,王昱珩才悻悻然短暂地平复下来。
他无法拒绝潘粤明。

4.

潘粤明是大家公认的脾气好。
但他就是有办法拒绝王昱珩。

也是一个他喷了淡香的晚上,王昱珩开着车直接往他家里去了。开了门,王昱珩的嘴唇便贴了上来,舌头灵活地伸过来舔舐着他的口腔。潘粤明有些愕然,但还是选择回应,这种感情并不需要借晚上来铺开慢慢细说。四张唇瓣分分合合,该说的话早已透过气息吞咽下去。接吻无非是感情宣泄最直接的方式,两个人最后的距离也融化在唇舌间,就算再激烈也还是可以冠以纯爱的标签的,但分开喘气时两人之间的那一丝黏腻似乎让这个定论下得有些艰难。王昱珩的手轻抚在潘粤明的腰间,一路撩拨,像是在平原上丢下火柴的纵火犯。

幻想与现实重叠到底是多么令人痴狂与着迷,即使我们没有明天。

王昱珩和潘粤明都心知肚明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早就不是朋友兄弟或者其他关系可以简单概括的。友达以上恋人未满这种词太幼稚,只适合情窦初开的高中生。那么既然无法描述就先藏着掖着,反正偶尔越界的身体接触让两人都身心愉悦。危险的断崖就在眼前,冒险家期待着对岸的魑魅魍魉,但究竟是跨不出那最后一步。

而今天王昱珩决定来个了断,大不了同归于尽。

那晚之后,两个人也没有任何解释,默契一如寻常。综艺上综艺下,气场似乎没什么两样。

但也只是似乎罢了。

潘粤明他不傻,只不过擅长伪装,用心思细腻或聪明来形容他其实会更合适。自从某件事过去之后,他就变得很擅长保护自己,感情中他永远给自己留有周旋的余地。当他发现自己超乎寻常的陷入了与王昱珩的关系后没有半点犹豫的,戴上了那张恰如其分的面具。

5.

那天下雨,但雨不大,王昱珩带了伞,积起的水洼也不至于浸湿新买的鞋。耳机里正巧播放到一首电视剧主题曲,略显低沉的男嗓,哪怕唱功平平但也听的人心一颤。旋律才响起不到一分钟,王昱珩在脑子里飞快的过了一下,立马想起了这部电视剧大概的剧情。
结局貌似是一个悲剧吧,没错,是一个悲剧。王昱珩叹了口气。在淅淅沥沥的城市里望着那一个又一个与自己擦肩而过的鲜活且富有生命力的身影,莫名的升起一种平行时空的奇幻感。人会离去,雨会停,昨夜买的那袋大号吐司很快就会只留下皱巴巴的包装袋,但是有些感情却逃得过时间的束缚,沉淀在一圈又一圈的表盘底部,如同甘醇的酒液随着旋律麻痹大脑,停不下来的伤春悲秋。

前段时间,在潘粤明的工作室,王昱珩半打趣地说了他最近做的一个梦。梦里他和潘粤明已经并肩走过了一个世纪,他们住在同一所宅院里,各类陈设古朴的就像那部电视剧里的场景一样。年轻时的桀骜不驯被封存起来,两人双鬓斑白还坐在一起嘲笑对方是个老光棍。

王昱珩从这个梦里醒来后久久不能平复。比不过那部电视剧,生活的编剧写下的剧本往往又仓促又鸡肋。但他偏是心动。潘粤明像是穿堂风,淡漠的从他心间吹过。即使只是蜻蜓点水也足够掀起波澜,大雨将至,山洪就要爆发了。和他游走在莺莺燕燕之间不同,潘粤明是绝对完美的恋人。约会时轻轻拉出的椅子,下车时头顶宽大的手掌,撑伞时倾斜的弧度,接吻时温柔的厮磨。一针一线勾勒出一个潘粤明,是距离王昱珩最远的潘粤明。

你究竟是谁的潘粤明,我可否借来拥有。

但王昱珩这番荒诞的言论竟然让潘粤明从忙碌的工作中抬起头,视线离开剧本落到王昱珩身上,他目光灼灼直盯着王昱珩,那里面是火山,再推波助澜就要爆发。

“那也很好,昱珩。”
“我很羡慕梦里的我。”

6.

这话当然是真的。
潘粤明在经历了那个夜晚后第一次不加保留的表露自己,他猜王昱珩能懂。
但更真实的他没说。
到我们老的时候我不想这么和你开玩笑,我想听你依然用上扬的语调,说话时身子习惯性偏向我,然后对调侃我们的人说:

“我俩啊,就是一对儿。”

7.

喝醉的潘粤明不闹,像只不设防的小动物,他现在这种姿态在王昱珩眼里十分危险。

“嗯……”

潘粤明将脸转向王昱珩,一双下垂眼水汽氤氲,情感荡漾在水波中激得王昱珩肾上腺素直往上窜。潘粤明看着王昱珩,半梦半醒地开了口:
“昱珩,感情一点都不简单。不是你爱我,我爱你,咱俩在一起睡一觉接下来就可以轮到山盟海誓了。是一杯装满的水,以为已经容不下任何东西了,其实再滴几滴也没人发现。就算干脆倒掉也没人心痛,因为只是一杯水罢了。

“感情也是这样,满心欢喜捧着一颗真心到你面前,以为喜欢与爱已经饱和了,其实大有容纳之处。我看的很重的东西,在别人那可能就变得一文不值了。

“我可以接受那些在夜店或酒吧随便找个人带回家拥有一个极致温柔且缠绵夜晚的行为。可是等太阳升起的时候就不见了,理智越过快感重新归位,秘密在白天总是藏不住的,说到底就是一夜情,欲望过后总是令人疲惫。”

“可是你不一样啊,王昱珩。”

难得说了这么一大串不着边际的话之后,潘粤明突然没了声,半张脸埋在自己圈起的臂弯里,喝了酒以后说话像腻在花蜜中的蜜蜂。王昱珩坐在旁边梳理着来自潘粤明的不安与仿徨,他的保护太厚重,偶尔零星的失落掉在路上自己都无法发现。

王昱珩想象了一下将来成家之后的潘粤明。他脾气好到像一杯波子汽水,生气时咕噜噜地冒几个泡过一会儿就好了,所以他会心甘情愿容忍自己小孩的顽皮与淘气,在小孩弄着欺负他的时候估计还会傻兮兮的笑。那个时候他一定没现在这么忙,就算熬夜也会有一个温柔漂亮的妻子给他准备好养胃的夜宵提醒他早点休息,而不再是一桶接一桶的方便面。生活已经没有空隙,没有空隙再和王昱珩一起了。这么想着,王昱珩的眼眶有些发红,吸了吸鼻子,目光落在潘粤明身上。

“你不一样……”潘粤明又重复了一遍。

以爱之名被带上镣铐的王昱珩接受潘粤明的最后审判。

“……我是想和你有一个家的。”

8.

长夜漫漫,
风起,云散。


End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