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Water

一切的终结都只是开始。

【水粤】云散

*严重ooc
*时间线混乱

*可以和上一篇“风起”连一起看


0.

我希望你一路向前,从此生活一帆风顺所以无需回头。
至于我,没有了你,反正天堂地狱都是一个模样。
千万别转身,你要是转了身,挽留的话可就决堤了。

1.

2017年的冬天,潘粤明这个名字像是突然出现在了王昱珩的世界里,稍作停留后又突然被抹除。
也不能说突然,毕竟从风暴中心淡去,这种陌路模式才是常态。没有影视方面的合作,没有商演,也不可能同时出境去拍广告,短短的两期综艺邀约便成为了他们的全部交集。因为在不同领域,所以两人工作上的交际为零,但不等同于各自在家闲置着。王昱珩很忙,潘粤明更忙。在白昼和黑夜界限模糊的时间段里,拿出手机翻着过时的动态,这才想起来,啊,他过得好像还不错。
最强大脑像是一个放大镜,将两人间微妙的氛围无限放大,直到进入视线的盲区。眼睛不清明,意识也跟着模糊。忘了是谁,曾和自己说过一句:

“水哥,我觉得你和潘老师真的很像soulmate”

王昱珩笑笑,选择不去接这个话茬。
灵魂伴侣一词融化在枫糖里,甜到了心尖上。既然这种感情在天光之下都能被人们视为可爱,于是成了一阵风,刮得当事人也醺醺然。
但毕竟已经过了懵懂无知的年纪,理智很快重新占据了上风。什么灵魂伴侣,连搭档都不算。

王昱珩从不吝啬帮助别人,尤其是对潘粤明。

很多人夸赞过潘粤明的脖子很漂亮,白皙,光洁,抬头时的线条柔和美丽。像一位老建筑师涂画半生打造出的桥,人心里的爱慕兜兜转转,最后顺着这座桥找到了最心动的栖息地。那脖颈的弧度引人遐想颇多:潘粤明这样清冷而纯粹的人,是不是连皮肤都是微凉的。如果有一把火惹上他的身,一层薄薄的粉色逐渐蔓延开来,那又是什么样的风光。

所以在节目上王昱珩伸手触碰潘粤明,一个摘麦的举动对他来说是很平常的,对象无论男女,其中多半是无意识的。然而今天他却抱有三分好奇七分私心,手指真实的触碰到那片领域甚至有些打颤。这时是允许假装不小心的好时机,但很快潘粤明的温度让他难以逃离,皮肤相贴很难一下子收手,不可视的火花悄然迸发。慌慌张张的,这类卑微的情绪已经很久没在他心中出现过了。他不敢去寻找潘粤明的视线,只小心翼翼的察觉着他的动作,没有回避,没有瑟缩,甚至略微偏向自己。

熟悉的亲昵时刻。

如果王昱珩能偏头瞄一下潘粤明,那么他的认知大概会完全颠覆,天知道潘粤明花了多大定力才让自己不至于对此作出什么过激的反应。他本身就觉得王昱珩这人不同,比起别人,王昱珩就像是一只蝴蝶,在南美洲的热带雨林里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就可以在两周后的美国德州煽起一场龙卷风。

他的本能使他无法做出回应,这样的动作太亲昵,明明没什么别的意义,但奇妙的想象偏要为它润色。注意力难以集中,眼神游离,试图掩盖表面的波动。

明明琐碎不过柴米油盐,若心中住着一个人,这便是可以翻来覆去品味好久的事。放在少女的记事本上,更是一条板上钉钉的可以证明他喜欢我的证据。之于潘粤明,欣喜是瞬间,浪潮退去,失落、淡泊、手足无措便汹涌上前。
这样的感情,只能活在粉丝们包容又单纯的脑海里,一旦成为事实,他们就将成为众矢之的。

2.

既然知道症结所在,那要彻底摆脱只要连根拔起就是了。
节目刚录完,潘粤明就开始和王昱珩保持距离。

在酒局上习惯性的玩笑里加了适当的礼貌,除了工作,别的一概闭口不谈,其余人对他俩的调侃他也不再参与,甚至避免了大部分的眼神相对。比起在剧组里,此时的表演似乎更完美,更天衣无缝。

没有外人察觉到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异样,本就不是一个领域里的人,关系或疏远或淡泊都没什么可摆到台面上说的。但潘粤明知道王昱珩察觉到了。
这无法给出理由,但潘粤明知道,甚至肯定。潘粤明对王昱珩不经意见表露出的无措感到抱歉,但同时又因此满足。平衡的天平被内心的贪婪打破,满足加过了砝码进而扭曲了本意。
恶作剧之所以存在当然是为了给苦涩的生活撒点糖粒。

3.

恶作剧升级为冷暴力是在潘粤明生日那天。
05.09 23:59
所有人的祝福短信都安安稳稳的落在一方小小的手机屏幕上,微博上的信息闪了一条又一条,各色祝福在零点前乘上最后一趟末班车,指尖从上滑到下,灰色的小圆圈似是永无停息的转着,转着。
十二点一过,又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

他没有收到王昱珩的生日祝福。

生日祝福很微妙,大多祝福不过短短几个字,累加在一起也不过一枚小石子,扔到胡底一直是荡了几层波纹。可是心悦之人的祝福是爱,是温暖,是辗转难眠的漫漫长夜最有效的定心剂。

手机屏幕亮了又暗,上方那一排字已经变换到了五月十日。
如果了无牵挂,生日也不过就是365天中一个平淡的24小时。可是这次生日是一个契机,他想。其实每次不可避免的对上王昱珩的眼神时,他都是动摇的,湿漉漉的黑色瞳仁里住着星星,只有他看得见的星星,吸引着潘粤明说出和好的话。只要王昱珩的讯息一到,他就可以立刻丢盔弃甲,拨出那串熟悉的号码像往常一样略带撒娇意味地说句:“昱珩,谢谢啦!”。
和好的话不用平铺直叙,一如既往的语气已经昭示着潘粤明心底的委屈与别扭都留在过去的时间里了。

4.

可惜事与愿违。

5.

出现转机时是在18年年初。快过年了。
几伙北京的朋友们决定先聚一次,该唱该跳,在微醺中一起胡说八道。背景音乐很轻快,像是从音响里流出的一道暖气,所有人其乐融融,垫着脚偷偷张望着新的一年。
临近凌晨,大家才决定解散,一群人走得陆陆续续,最后只剩下了王昱珩和潘粤明。
潘粤明看到王昱珩在他面前慢慢地单膝跪下:

“粤明啊。”

王昱珩的右手贴上潘粤明的脸颊,强迫潘粤明与自己对视,大拇指在下眼睑轻轻摩挲着。两道目光相交接距离不过十几厘米,里面住着的故事却长达多少光年。
对视的太久了,眼睛干涩得眨一眨都会有一片水汽升腾。传闻两人若是相爱,眼神相接下一刻便是接吻。
这时潘粤明听到王昱珩说:

“粤明啊。跟我回家吧。”

6.

既然我将唇齿贴向你,舌头卷过你的甜蜜,头仰起的弧度满眼装着的都是你,炙热的手躲过衣摆搭上你的腰,指尖与你的皮肤相亲。既然我已经染上了你的温度,润湿的刘海被你撩起,细密的吻落在脸颊上。既然我隔着好看的皮囊嗅到你有趣的灵魂,精神探出触丝向你伸去,在肉体交融的同时翩翩起舞。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夜色笼罩,黑暗中只剩我与你大汗淋漓。

我曾那样爱过你,爱意撕裂堆在干燥的心底。我忍受不安与焦灼,忍受仿徨与落寞,以为爱意已经潮湿沉睡。可你一把火下来,它竟没有熄灭,大火燎原,从心里直接烧的从头到脚都因你而情动。

理智与清醒就此覆灭吧,只剩下欲望与快感在燃烧,酣畅就够了,今夜只适合谈情与做.爱。

7.

那晚过后,潘粤明依然明里暗里避免与王昱珩见面。
可他不是在逃避,他只是想在前提改变之后重新确定一遍自己的答案。
王昱珩总是光彩照人的,骄傲刻进了骨子里,活出一副全世界都羡慕的潇洒模样。狼狈这个词与他是海角和天涯,哪怕被生活打的嘴角挂彩,他也会站起来扬起下巴睥睨众生的。
潘粤明想,如果他把心底的恐惧尽数掏给王昱珩他也会全盘接受,并且会用实际行动抚平他眉间的沟壑。
年龄若还是二字当头,潘粤明或许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在一起。管他性别年龄,谁还不清楚自己爱人的模样。但他已经四十还过了头,想做就做可不是用在这方面的。

潘粤明不得不承认,他早就没有了孤注一掷的勇气。

曾经的潘粤明是桀骜不驯的,但现在的潘粤明感性,泪点也低了。表面有多少无所谓背后就有多少敏感。早年不太好的经历让他珍惜当下的生活,潘粤明不想让自己成为推下多米诺骨牌的人。

但那个夜晚改变了他的想法。

第二天早晨他在王昱珩的back-hug中醒来,翻身的动静惹得身边人也有了转醒的趋势。王昱珩朦朦胧胧间扣住潘粤明的后脑勺将人往自己怀里带,鼻尖贴着潘粤明蹭了蹭。眼睫毛戳在潘粤明脸上有些泛痒。潘粤明不禁轻笑出声,向着王昱珩的嘴唇碰了一下,像一只被逗得欢愉的小老虎。他将手从被窝里伸出,放在王昱珩脑后有一搭没一搭地捋着他的头发。

岁月静好。

之后每每想起这个早晨,只做朋友这个想法就会被击的烟消云散。一切因果生于感情,而感情永远没有对错。世界总是逼着人长大,于是他们能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做事。长大的界限也许是二十岁,也许是三十岁。这是人成长的一部分。那就趁着还没压到死线之前尽情违规吧。

所爱隔山海,可哪有两个人在一起无法平的山海。
是山就翻山,是河就渡河。

8.

我想过很多未来没有你的场景,最后发现如果没有你我大概会糟糕透顶。在天堂与地狱的选择之前,我还是想选择你。
没有什么命中注定,不过是我找到你,你走向我。

我是想和你有一个家的。

天要亮了,
风起,云散。

End

我果然还是不会写be…
算是告别吧,最后一篇水粤文了,以后不会再写他俩了。
谢谢这么久以来我写的东西有人愿意看。
今后的漫漫长路,祝好。

评论(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