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Water

一切的终结都只是开始。

【峰巡】我也想你

ooc
有点儿私设(就一点儿,我发誓)

—————————

关宏峰已经失业很久了。

说失业也有点不太准确,在主动辞去了支队队长的职务之后关宏峰就一直当着支队的顾问,如果需要他出现在支队那就只能是连环杀人案那种棘手的大件儿,普通案件周巡带着人两天就能弄完。

在不需要去支队的日子里关宏峰就承接一些高校的演讲活动,偶尔也去警校给帮着代几节课。
日子就这么过着,一天又一天,关宏峰也有差不多小半个月没见周巡了。

某深夜,关宏峰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脖子,连着几天熬夜备课到凌晨着实有点吃不消。关宏峰一边想着一定不能再熬夜了一边合上电脑起身准备给自己续一杯水,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凌晨两点十分了,周巡肯定还没睡。

周巡是自己一点点带出来的徒弟,他的脾性关宏峰比谁都清楚。表面上一副大大咧咧怼天怼地,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样子,实际上心思细腻的不行。工作起来也是个不要命的,一旦连轴转起来不把自己转倒了是不会停的。

思绪突然跳到了周巡身上让关宏峰自己也禁不住吓了一跳。但是关宏峰又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自己身边来来回回就那么些人,想到就想到了呗,没什么奇怪的。

另一边,周巡刚写完最后一份报告一抬眼也已经凌晨两点了,忍不住低声骂了句脏话。要搁以往这些报告都是老关全部搞定,他只要负责带着人冲来冲去,偶尔翻翻垃圾桶就行了,什么时候也沦落到要坐在办公室里一坐就四五个小时的写报告了,周巡自嘲的扯了扯嘴角,起身把散在桌上的资料归拢好锁进柜里之后又重新瘫回了座位上。他不怎么急着回家,反正不管在哪都是他一个人,回家不回家的区别也就不大了。
总是被周围的人评价成连轴转标兵,重要的是就算不转了又干嘛去啊。周巡眨了眨酸涩的眼睛,眼角有点湿,估计是用眼过度了吧周巡想。
老关这时候干嘛呢。脑子里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来。自从关宏峰回绝了继续回队里做队长这一邀请之后关宏峰就消失在了周巡的视线里,只记得之前听小周提起过几次说关老师偶尔会去警校代个课什么的,这下真成关老师了,周巡轻笑了一声懒洋洋的拿起桌上的烟点了一根,漆黑的办公室里,电脑显示屏透出的惨白的光成了这硕大空间里唯一的光源,周巡的睫毛随着明明灭灭的香烟火光一齐轻轻的颤抖着。
“这日子,操,还他妈的不如给你翻垃圾桶呢……”

虽然只睡了四个小时,关宏峰还是在一早闹铃响起第一遍的时候就起了床,简单的洗漱吃饭过后就出了门。
路上有点堵,没了到哪都乐意送自己,要不就是使着手下送自己的周巡,小半个月来都坐公交车来来回回的关宏峰突然感到不方便了。也不知道周巡吃早餐了没,小汪每次给周巡带咖啡都记不住不要加奶,估计现在又被周巡揪着耳朵骂了吧。想到这些关宏峰的嘴角扬起了个好看的弧度,但随即就被新一波涌上公交车的乘客给挤没了。

周巡窝在椅子上睡了一晚,在浑身酸痛中醒来时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条小薄毯,桌子上有一袋包子和一杯热咖啡,周巡打开咖啡盖闻了闻,奶不兮兮的,加奶了,还加了不少。小汪那个孩子哪都好怎么就是在买咖啡上不带脑子呢?周巡嫌弃的把咖啡推到了一边,拎起包子边吃边往会议室走。迎面看见小周抱着个文件夹朝自己走来,
“周队,您昨天让我走访调查的报告已经出来了,我给您放办公室吗?”
“昂。”
“行!”
“嗯。……诶!等等,小周啊,我问你个事。”周巡迅速的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冲着小周挥挥手。
“怎么了?周队”周舒桐看着吃包子有点快差点噎着的周巡,伸手轻轻拍了拍周巡后背,
“周队您慢点吃…又没人和您抢……”
周巡翻了周舒桐一眼,正了正表情,
“你知不知道老关都什么时候去警校上课?”
“啊?您要去找关老师吗?队里又有大案子了吗?”
“没有”
“那您……”
“你就回答我的问题就行了哪儿那么多话啊!知道还是不知道!”眼看着就要被眼前这个小丫头片子给戳穿了,心虚的周巡不由得提高了说话的分贝,吓了周舒桐一跳。
“我…我只知道关老师他今天上午八点半要在C大讲一节犯罪心理的课,我还打算弄完了报告就去听呢……”
“嗯?你还有闲工夫去听课?队里都忙成什么样儿了你看不到吗?你要敢去我把你这个月工资全扣光!”周巡更气了,老关在哪在什么时候上什么课你比我还门儿清啊。
“这案子不是都结了吗…而且周队您交代给我的报告不是也弄完了吗……”一向听话的周舒桐这一大早是和周巡杠上了。
“弄完这份报告就没事干了?你不会再去帮着技术队善个后?你说说你!年纪轻轻的就已经学会偷懒了这以后还能行吗!?还给我愣着!去工作啊!没事干你就给我找事干!实在不行拎着拖把去给我拖办公室!”
“知道了……”周舒桐一大早就被周巡揪着一顿吼,还被禁止去听关老师讲的课,委屈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低着头走了,这要是不知情的人看见周舒桐这样还以为是给周巡表白被拒了。

周巡找小汪给安排了下工作,说自己不太舒服要请一天假不在队里,让他有事儿打电话。全部弄完之后看了看表,还剩差不多一个小时,赶去C大时间是足够了,但是自己这一身,是不是太明显了啊,虽说自己没有老关名气大,那起码也是一堂堂支队队长啊,这几年的表彰大会上可都有自己的身影呢,就这样去警校,总觉得有点奇怪,所以周巡在开车前往C大的一个路口处往左一打方向盘拐了个弯决定还是先回家换身衣服吧。

周巡的衣服不多,主要是天天忙得脚打后脑勺,空出来的时间还得补个觉呢哪有什么时间去买新衣服。
一颗泡面头在衣柜里翻来翻去终于翻出了一件纯白色的加绒卫衣,哦呵,我还有这么一件衣服呢,周巡像挖出了个宝贝似得拎着衣服对着镜子比划了比划决定就这件了。
卫衣贴着皮肤的那面毛茸茸的,还挺舒服的。周巡心情愉悦的甚至哼起了小曲儿,加快了车速往C大奔去。

周巡将车停到了离校门口有点距离的一个停车场里,不知道为什么,尽管他可以但他就是不愿意把车开进学校去。早知道当初买车的时候买一辆低调点的了。校门口熙熙攘攘的,年轻的男男女女一边走着一边说说笑笑的样子让周巡的心里不禁受到了点触动——年轻真好啊。感觉到已经有几个人的目光聚到了自己身上,周巡赶紧抓起卫衣帽子戴好,还不忘理一下刘海,待会儿得见老关呢,发型不能乱。

校门口岗位处立着一个牌子,上面关宏峰的名字还特意用的加粗体,地点写的是A阶梯教室6012。周巡很熟悉这个C大,因为这个大学经常会请一些在特定领域小有名气的人士来讲课,早些年周巡和周舒桐一样,也偷跑到这儿来听过课,还不止一次,所以还能够模模糊糊的记起来A阶梯教室具体在哪栋楼里。

这人也太多了吧。赶上超市促销时排队的那些老头老太太了。周巡一边想一边跟着人群被挤进了教学楼的大门,又被挤进了电梯里,最后被挤进了教室里,这下倒是方便了,都不用找教室了。

不小的阶梯教室里面坐满了人,还能听到一些晚到的人嘟嘟囔囔的抱怨没办法坐前面了。周巡挑了最后一排一个有点偏的位置,心想反正只需要一个电话自己就可以见到你们心心念念的传奇人物关宏峰,不差这一次。

教室和开锅的热油一样咕嘟个没完没了,周巡躲在卫衣帽子里听着前排的同学激烈讨论着关宏峰的光荣史,什么只要看一眼脚印都能说出罪犯是个平头啊,摸一下尸体就能知道那人生前喜好啊等等。周巡嫌弃的瞪了一眼,现在的年轻人不去写玄幻小说可惜了。

在黑板上方的表准确的指向八点半时,关宏峰拿着厚厚的一沓讲义推门而入。刚才还热闹如菜市场的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周巡好笑的扫了一眼刚才还热烈讨论现在仿佛丢了舌头一样的学生们之后才将视线定格在关宏峰身上,还是老样子,大衣和围巾。

关宏峰不忙不乱的把围巾摘下来叠好放在了讲台边,翻开讲义清了清嗓子就准备讲课了。一句寒暄都没有,什么同学们早上好啊我是关宏峰啊欢迎大家来听我的课啊。都没有。而是直接进入主题,关宏峰讲课讲的很快,板书也写的很快,台下的同学们手忙脚乱的翻书,记笔记。周巡来的匆忙,别说笔记本了,连根笔都没带,破罐子破摔的周巡干脆摆了个舒服的姿势翘着二郎腿半躺在座位上乜着眼看着讲台上的人行云流水的授课。还真别说,做教授,老关挺合适。

关宏峰秉承着在演讲课上学到的要注意和听众的目光交流,在讲完一个知识点的空隙会看一看学生们,确定他们都差不多跟上了再进行下一个知识点。其实早在关宏峰刚进教室的时候就看见了最后一排最偏僻角落里那个晃眼的白卫衣,有点像周巡。关宏峰一边骂自己虽然是有点想周巡但也不至于想出幻觉来吧,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讲着课,却在每次停下来的空隙有意无意的往周巡坐着的那个角落瞥。周巡早就注意到了关宏峰的目光,躲在卫衣兜帽下笑的张扬。而周巡前面那俩学生还蒙在鼓里,还以为关教授一直在看自己,春心荡漾的不行,都无心听课了。

关宏峰准备的内容很快就讲完了,下课铃声也很和适宜的响了起来。
“好了,今天该讲的我都讲完了,你们听没听进去我就不知道了,如果还有不懂得可以现在来问我。”
前排的学生首先冲了上去把关宏峰围了个水泄不通问东问西。周巡前面那俩也加入到了那个行列里。周巡站起身整了下衣服,憋了一节课了,这下干脆整个人都坐在了桌子上,脚踩着前面座椅的椅背,依旧张扬的笑看着耐心解答问题的关宏峰。这样也挺好的。周巡想。

好不容易把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都解答完了,其中还有几个学生斗胆问了一下关宏峰的感情状态,关宏峰哭笑不得的全都敷衍了过去。终于学生们都走光了,关宏峰开始收拾讲台上的讲义,
“你是来重温校园时光的吗?”不难听出来关宏峰的语气里带着点笑意。
“那哪儿能啊,我这还不是为了来听您大名鼎鼎的关老师讲课吗?”周巡摘下卫衣帽子,抓了抓有些乱的头发远远地看着关宏峰笑。
关宏峰把讲义全都整整齐齐的放回文件袋里,抬起头看着坐在桌子上笑的一脸得意的周巡。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十六年前,那个被自己驯服前乖张又暴戾的周巡。

怎么还不知道周巡有这么一件衣服呢,白白的,把周巡的皮肤衬的更白净了,说来也是奇怪,老在外面跑来跑去的周巡就是晒不黑,可让支队里不少小姑娘羡慕的不行。关宏峰迈开步子往周巡的位置走去,
“那我们周大队长,喜欢我讲的课吗?”
“哪能不喜欢啊,还有啊,你看一下课那小姑娘一窝蜂的扑你身边去了,有几个长得还不错啊,怎么的老关,有看上的没?”周巡偏了下头,刘海散下来一点,在周巡脸上留下一小片阴影。
“有啊。有一个我很喜欢。” 关宏峰一边说着一边绕到周巡身前,和周巡隔着一张桌子。周巡一听关宏峰这么说立马就不乐意了,从桌子上跳下来盯着关宏峰
“这才多久啊,这才多久没见啊!你就见异思迁了!”
“会用成语了啊。有长进。”关宏峰看着炸了毛的周巡,起了玩心。
“嗨!你这什么意思啊老关!合着是绕着弯子说我没文化是吗!”
“那不敢。”关宏峰抬手帮周巡把垂下来的那缕头发归拢到耳后,手指轻轻摩挲着周巡的耳垂,
“想我吗?周巡” 关宏峰故意压低的声音比平时更富有磁性,周巡的脸以肉眼可见的程度迅速的红了起来,
“这…这还在学校呢……不…不好……”
“我觉得挺好的。” 关宏峰的手循着周巡消瘦的脸颊边缘带到了周巡的下巴,
“周巡,我想你了。” 关宏峰稍微用了点力捏住了周巡的下巴,然后准确的吻上了那两瓣已经小半个月没有尝过的嘴唇。

周巡的那句我也想你全部都被碾碎在了这一个深吻里。

评论(10)

热度(164)